钟钟╮钟佩娴

人人都爱三国杀(二)

月球表面:

章二·其疾如风徐如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上便有了光。

上帝看光是好的,便将它的速度设定为3.0*10^8m/s,并使其恒定不变。

上面两句话跟本文没有任何实质关系,纯粹是为了说明,一个人到底能闲到什么程度。

很久之前,他们还只有二十五个同伴的时候——那个时候诸葛家族还没壮大至此,所以江东大都督闲来无事,就会去捅咕西蜀的丞相。

——故人,猜个花色吧。

——别这样,我空城了……

或者是……

——故人,猜个花色吧。

——方片?

——不,是一张八万。

旁边魏国某早夭的先知淡定汗,你们两个,打麻将就好好打麻将,干什么呢这是。

这就是闲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因为大家都知根知底,连闹都闹不起来。

一直到后来有天大乔很兴奋地跑过来说她妹妹过几天也要加入这个不靠谱的队伍,当然据说还有其他不知是谁的人。

一段时间内大家的闲暇话题就变成了会有谁成为他们的新成员。

郭嘉觉得有可能是曹家二子,抑或者是乱世毒士贾文和。

丞相摇着扇子说你们魏国的狗头军师已经够多了,论理也不会是他。

这句话说完就听身后一声阴恻恻的冷哼,再狗头也不会比得过庞士元,哦对了,他最好别出现,我可是外貌协会的。

……当然,后来这句话被司马懿一语成谶,就是两说了。

大都督则觉得,既然根据大乔的消息来源,小乔势必成行,那剩下多半是武将而不是文臣。

武将啊……话说咱们东吴的武将还应该有谁?

锦帆游侠,又名拆迁办主任的甘兴霸抓着脑袋问了句让周瑜很汗的话。

甘宁不乐意看书是出了名的,本来就不是经历过的事儿,他能记住历史上的甘宁都干了些什么就已经是烧了高香。

他和吕蒙第一次见面实在是被奉为不靠谱之经典。

——你拆你掉血?

——你藏你猜牌?

——一起说?

——一起说。

——我拆。

——我白衣渡江。

——……那个,白衣渡江是什么意思来着?

据说当时吕子明眨了眨眼,一口血没吐出来,又咽回去了。

 

一直在魏蜀吴三个组织之外游荡的貂蝉吕布和华老爷子倒是希望多几个人陪他们自成一国,貂蝉美眉回去生啃了几天《三国演义》,大家再见着她的时候,这姑娘红着眼睛黑着眼圈,给喜欢看漫画的甘兴霸吓得够呛,以为貂蝉要开写轮眼[1]是怎么着的。

“根据我的分析,这次能加入咱们队伍里的人,有可能有这么几个——”

貂蝉把一张写着名字的纸拍在桌子上。

三个名字:

张角,于吉,袁绍。

张辽手快,抢过来一看扑哧一声就乐了,貂蝉姐姐您这是列西九龙重案组扫黄打非破除封建迷信的黑名单那?

旁边郭嘉摇摇头,谁说的,袁绍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怎么成了封建迷信。

即使貂蝉是被吐槽的那一个,她也觉得郭嘉实在是没抓住张辽话里的重点。

“貂蝉姑娘,你怎么那么确定是他们三个呢?”

“我没确定啊,我只是觉得也该多几个人跟我们一组了,我翻了好几遍三国演义,发现群雄出妖孽,搞不好还有可能是左慈呢……”

后来大家一致觉得“群雄出妖孽”这句话真是太对了。

不过有一个小小的误差。

妖孽的不是张角或者于吉。

妖孽的是貂蝉。

 

在热火朝天的讨论气氛中,司马仲达倒是不太在意谁会成为他们的新同伴的。

是谁都好,看天命吧。

再说他也不觉得还有谁能制天命而用之。

好吧,荀子算一个,这话本来就是他说的——穿越了。

事实上,太过轻敌的人一般都是死得很快的。

这话与本文的关系尚在待考阶段。

 

“我是周泰周幼平。”

“我是黄忠黄汉升。”

“我是曹仁曹子孝。”

“我是魏延魏文长。”

“我是夏侯渊夏侯妙才。”

“我是张角……张……”

“……张蜗牛?”

相信我,甄宓只是随便说说,虽然攻击力强大,但纯属无心之槽。

而且这直接导致了不管是迎接新同伴的还是被迎接的之间仅有的一点的严肃气氛彻底消失殆尽,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显然对张角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马上就被随后自我介绍的,同样没字的于吉给将了一军。

“太平道人,于吉。”

这个悲伤的故事告诉我们,队形贴是没有前途的——郭嘉如是说。

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都觉得张角像张飞一样实在。

当然这个论断是完全错误的,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让大家低估了张角。

——让你的敌人低估你是一种好方法,当他们忽略了你的存在的时候,你突然的神兵天降会让对方受到最大程度的打击。

吕子明一手压着帽檐,把笑容隐藏在阴影里。

张角微妙的践行了这一点。

 

小乔的保密工作一直都做得很好。

所以直到他们的人数已经由二十五人增加到四十五人之后,二十位新同伴的能力还是一点都没有被泄露出来。

于是闲暇时期的娱乐活动由“猜猜新来的人有谁”进化为“猜猜他们能干什么”。

经由之前一役,名侦探貂蝉扬名于世,对于这项活动十分热衷,并且成果斐然。

她在短时间内就先后探究出了“小乔的色盲应该对她的能力产生一定影响”“夏侯渊跑得快应该也是能力之一”以及“赤壁的妖术师应该比较擅长煽风点火”一系列完全不知道逻辑在哪里的可能性。

而且据比较擅长察言观色的大都督说,被貂蝉提到的人听到她的说法脸色多少都会有点发绿,个别人有发紫的倾向。

看起来比较靠谱。

但有几个妖孽让貂蝉掉了好几天头发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张角,于吉,还得算上魏国那荀彧荀文若——大魏自虐团到底还是来了一个军师级人物,目前状况是只要贾诩入伙,这四个人就可以开一桌麻将了。

其实这也完全可以理解,你看郭嘉司马懿周瑜他们平时不动手的时候跟好人一样。

 

“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但我总有种预感,张角那家伙很古怪,万事小心。”

某天第一次轮到张角上工,站在异立场的貂蝉曾经这样提醒过她的同伴司马懿。

“喔,那是自然。”

司马懿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后来的事情……后来的事情就谁也不知道了。

唯一知道后来发生什么的只有当时在场包括司马懿和张角,貂蝉在内的八个人。

全部被司马懿勒令封口,否则坐等天谴。

大家可以得知的,就只有从此司马懿看到张角就没有好脸色。

当然,郭奉孝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首先是因为他在场上。

其次以他跟司马懿不可告人的关系——并没有,估计就算当时不在场事后也会被告知。

司马仲达被闪电击中这件事情对其他人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精神伤害,一时间甚至没人反应过来应该递一个桃子过去。

这种时候就看出来还是郭嘉比较镇定。

“看来天命比较站在我这边啊。”

天公将军张角往那一站,威风凛凛不可方物。

甄宓觉得自己简直是走了眼,怎么就能觉得这个人像个蜗牛。

……也许是因为蜗牛那两个触角跟电极很神似。

当然狼顾之鬼就是狼顾之鬼,在短时间的失神之后立刻判断出一个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也没什么办法的结论——这个家伙也能逆转天意。

“你很厉害嘛,下次我会注意的。”

你在吐自己的槽么?

郭奉孝默叹。

 

张角胜在别人对他能力的低估导致的出其不意。

司马仲达则胜在实战经验丰富——对付跟自己一个类型的人到底需要做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有劳你搞定他了,甘主任。”

我没有听错吧,司马仲达也会开玩笑?

甘宁并不是第一次听人吐槽他和拆迁办之间的联系,但这话从一向很少开别人玩笑的司马懿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少见。

相信我,这不是他的正常状态。

郭嘉把两枚黑色令牌放在甘宁手里。

 

 

·顶叶纸虎啸山林

无聊。

如果给现在一众文臣武将的业余生活作注解,那就是无聊。

想来也是,自风火两次新成员加入也有一段时间了,互相吐槽打闹知根知底,前几天江东都督从人类那里学来了双暗将的玩法,一度点燃了大家的热情——卧龙表示能让大都督猜个花色是很爽的,虽然他总是猜对。而太平道人也发现了色盲是一种不错的生理特征你信吗……不过等到以诡谲发明著称的技术宅黄月英都不能再开发出新的具有不可复制创意的技能组合之后,众人的生活状态又迅速进入了默认模式。

——所谓默认模式。

每天早上绝世的舞姬都会发现自家门口的白银狮子被大魏前将军和东吴锦帆贼以各种你能想到的和不能想到的方式妄图搬走——所谓妄图,自然是要小心别被方天画戟插一个对心穿,然后被挂在某棵大树上示众一直到江东都督和大魏先知阴着脸前来领人。

每天中午尚香郡主都会使出十八般武艺来阻挡大乔姑娘进入厨房的决心和意志——敢吃江东矜持之花做出来的饭的人都已经没有了后半生,并且,据不靠谱消息称,那位不想被提及名字的孙姓某人硬是顶着风火林三包爹爹弟弟妹妹外加两位公瑾的压力都不出现这件事跟大乔姑娘的厨艺也有微妙而不可言说的关系。当然前门防虎后门进狼,搞不好小乔妹子就见机行事溜了进去。其实也不能说小乔妹子厨艺不好——可是理论上厨艺再好的人,分不清酱油和辣椒油也只能礼貌地请她一边呆着。

三位诸葛和大都督经常开一桌麻将,其中尤数妖术师牌品不好,经常打着打着就发现麻将牌少了七张,其他三个人就想不通了,这麻将牌又不是三国杀卡牌,那么厚一个呢哪儿藏啊!相比之下丞相偶尔偷偷看人家下一张牌摸了什么都不算个事儿。

女生成群结队去庞士元家里看小鸡,男生则没事上场杀两盘,然后再成群结队地去找华老爷子,从客观上给老爷子也找点事儿干。

——得找点儿新鲜玩意来缓解一下这无聊的局面啊……!!!

不止一个人在心里都发出这样的呐喊。

“我倒是觉得很快就要不无聊了,看这时间,当年风将和火将来的时候也相隔了这么长时间,估计林将也快到了……你可相信?”

太平道人一脸高深莫测拍着张角的肩。

虽然张角知道这不符合规则,但他看着于吉那表情总有种不管质不质疑都会掉血的玄妙感觉,于是干脆不说话。

“而且我看这魏蜀吴人都不少,这次咱群雄人能来的多……你信吗?”

张角继续不说话。

“……说不定会来几个美女,你信吗?”

张角仍然不说话。

“哎,说不好还能再来个群雄主公呢,反正咱群雄自立为王的还少么……你信吗?”

“不信……”……群雄的主公只能有我张角一个!

到底没憋住的张角后半句还没说出来呢,啪的一声响脖子上挂的勾玉就碎了一个。

“……”

“……”

别说张角本人,于吉都汗了,我就是开个玩笑,玩笑……你信吗?

阴着半张脸的天公将军恶狠狠地转过头,我擦我手里有一张黑桃5,你信吗?

在边上看了半天热闹的貂蝉叹口气,张角我觉得相比耍狠你还是先去找华老爷子比较好,再说你这一滴血不白掉,至少我们知道了真的会有林将过来,而且其中还有个群雄主公……等等,我了个去,那货不会是董卓吧!

绝世的名侦探会为自己妖孽的预言恨自己一辈子的。

还有下辈子。

下下辈子。

 

听说会有林将前来加入,而且消息还经过质疑验证,一干文臣武将死亡好久的热情迅速再次被点燃回了当初风和火刚来的时候。

其实最激动的是圣光国士、鬼神关羽以及赤壁搭档这四神将,因为神的能力相较于他人比较怪异或者说imbalance,平时开工上场的时候从来没他们份,郭嘉曾经吐槽他们也许被创造出来就是挂在墙上用来瞻仰。

现在好了,林的同伴前来必定会带来两位神将,这样他们六个就可以开六人局了!个别思路更为超前的家伙——比如妖术师——已经开始YY等山将前来的时候开八人局的壮观场面了。

圣光国士扶额,怎么壮观?狂风业炎铁锁连环,然后武圣显灵拖死一个算一个?

被点名的三个人集体恶寒,你把自己摘得够干净的。

那是,跟你们这群怪人相比我简直纯良的跟荷兰垂耳兔似的。

……喂!偷看别人底裤……不对,底牌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边上其他人听着这四个家伙对话,默默地离他们远一点,再远一点。

甄姬捅咕一下貂蝉,你说这次会有谁封神?我看吴国蜀国都四个了,这次八成不是我们魏国就是你们群雄。

貂蝉点点头,我看我们一边一个可能性大一点,再说之前貌似神在历史上多少都有点关系,搞不好这次是你们曹老爹我们华老爷子。

……喂你觉得他们之间的梗会令人开心吗?

……你觉得国士先生和关公先生的梗会令人开心吗?

甄姬拇指,好的……你赢了。

 

俗话说,没有惊喜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这并不是说与曹孟德一起加入神的队伍的并非华神医而是修罗武神吕奉先——顺带一提这一点让所有人都忽然觉得随山将而来的神说不定会有貂蝉一个——而是说乱世毒士贾文和居然成了群雄。

魏国先知表示不能忍。

荀令君拍着他肩膀说算啦,论理文和历史上的功绩多半是无阵营的时候创下的,说他是群雄也不算bug。

郭嘉捶胸顿足痛心疾首,文若你不懂啊!我盼了多久的大魏四军师凑一桌麻将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啊!

荀彧和司马懿顿时觉得自己怎么那么不想理他,而自从鲁肃来了之后就凑齐了四大都督一桌麻将的吴国众听了郭嘉的话微妙的有种不知哪里来的优越感。

 

于吉和张角表示没有看到左慈略有遗憾,而貂蝉大侦探现在只想戳瞎自己的狗眼——MB的叫你提董卓!MB的叫你提董卓!

其实他们刚到的时候董卓曹丕和贾诩三人还让大家闹了点小误会,当时他们三个的站位是这样的,董卓在中间,曹丕在左边贾诩在右边,远远一看就跟十殿阎罗旁边跟着黑白无常一样,把大乔吓一哆嗦。

当然这只是个小小的误会,至于贾文和与曹子桓的能力非常符合白无常索命,黑无常勾魂的特性,这就是后话了。

 

 

贾诩紫外线过敏。

贾诩有白化病。

贾诩有卟啉症。

……等到出现 贾诩是吸血鬼 这个传言的时候,一向淡定的乱世毒士终于掀桌崩溃了,不就是不喜欢晒太阳么,不就是不太喜欢白天出门么,不就是人长得白了点么,吸血鬼你妹啦,有空怎么不吐槽魏生巾……不是,魏延去。

其实这就少见多怪了吧,他这待遇比起当年黄盖黄公覆被人传成是跟人在女厕所里苟且的变态要好太多了。

喏,文和莫急莫急~其实他们不过是想把你逼急了放大招,探探你的实力什么的,这点小伎俩你不会就中招了吧~哎哎你没事别总拉着窗帘嘛,晒晒太阳有什么不好的。

来串门的绝世舞姬习惯性地把窗帘都拉开,贾诩在一边扶额,貂蝉姑娘说的是,我当然知道大家什么意思,但无奈我没什么攻击技能,如此无害不如先找别人开刀可好?

貂蝉扑哧一声乐了,找别人开刀?文和你这两天没出门吧。

嗯怎么了?

昨天庞德去找祝融姐姐讨教,结果他习惯了平时打人别人不怎么闪,祝融姐一刀砍过去的时候他也习惯性没闪开,然后就被祝融姐烈刃弯刀连削带砍连拆带顺……

贾诩一口茶喷了出来。

还有呢,那天上场开工,曹阿瞒看自己儿子也在恨不得上手调教一番,结果兴奋过度一下没控制住,AOE吃了太多直接下场,然后……

贾诩摸着下巴淡定点头,由此可见,孟德公真是子桓亲爹。

还有武烈帝孙坚,笑呵呵的说是领教一下后辈手段,结果吕子明差点弃牌弃到吐血。

………………

还有鲁子敬,看起来人畜无害,出手就是杀招,逼甄姬姐和华老爷子换牌那一手简直技惊四座,现在甄姬姐看到他还有点腿软。

………………

还有……

行吧,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就是说不管折腾人还是被折腾,现在就剩下我了呗。

名侦探拍拍他的肩,孺子可教同为群雄我看好你哦~昨天甘宁被徐公明断粮之术恶心半残,今天正想找人翻盘,估计多半会来找你喔。

“……不不不,等一下,甘宁?东吴锦帆游侠,甘宁甘兴霸?”

“啊对呀。”

“……拆迁办甘主任?奇袭?”

“……没错啊。”

貂蝉看对方这表情有点诡异,感觉就好像他非常不愿意跟甘宁进行这次友好交流。

俗话说世界上只存在可存在之物,只发生可发生之事,没有巧合有的只是必然,贾文和既然态度如此,定然是有原因的——好奇心除了能杀死猫还能杀死貂蝉。

——看起来甘宁和贾诩这俩人平时没什么矛盾,所以说……莫非贾诩的能力被奇袭克制?

面对貂蝉姑娘的疑问乱世毒士似笑非笑地弯起眉毛,既不说个是也不说个否。

一般来说这种反应就相当于承认,加之绝世名侦探的判断力深被众人信服,因此一段时间内诸如黄月英之类的技术宅着重对过河拆桥进行研究,都快从锦囊里开出花来。而甘宁这人热血漫画看多了讲究个道义精神,竟也打消了去找贾诩切磋的心思。加之贾文和虽然第一眼看去其打扮是阴森了点儿委实衬得官方上配送的「冷酷毒士」这称号,但相处久了自是发现他人不错,对人谦和有礼一度让陆伯言怀疑贾诩这温和风格明明应该是他们吴国人。

对此贾文和是这样解释的:我觉得我穿绿色的衣服不好看。

……还……还真是令江东众人完全不能反驳的理由啊。

 

贾诩的温良恭俭让小绵羊形象一直保持到他正式上工那天。

那一场是何等惨烈实在是不想赘述,而贾文和也终于彻底让大家明白官方封号毕竟不是白给的,乱世的毒士永远是乱世的毒士,就算看起来都是黑黑白白的,也不能当熊猫养着。

什么锦囊,什么桃子,什么AOE,什么奇袭断粮连环谦逊集智急救,洗洗睡吧。

下了场一转眼看见于吉在边上对他竖大拇指,行啊哥们,影帝啊。

贾文和表示惶恐,高调是没有前途的,就算是向来低调的吕子明也知道群嘲二字怎么写。当年回天妙手的华神医,无敌洗牌机孙仲谋,原地起爆的黄月英,灵击免疫的卧龙,涅槃重生的凤雏……哪一个不是看起来能力牛掰逆天,一得瑟还不是迅速被各种研究群起而攻之到死,自己不过是想要多过两天安生日子。

依老夫看你这安生日子估计也就到此结束了,你信么?

……信。

贾文和一脸宛如海水倒灌的沉痛哀悼。

 

 

因为前一天晚上在某个技术论坛上和别人就某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辩论到很晚,黄月英一直到中午才起床,所以她听闻发布了新的FAQ而前去围观的时候,布告栏旁边已经围了很多人了——她甚至敏锐地辨认出了小乔妹子无奈的抱怨“哎呀怎么天香又被改了……”

很显然的,由于人类这个物种本身具有的个体差异所导致的思维回路的不同,加之风火林武将的出现,当年那两位一时无心的创世者所制定的规则总会被开发出各种奇怪的漏洞,因此就只能反复的——一次一次的,甚至是互相矛盾的——更新解释。

作为一位严谨的GEEK[2],每一次的FAQ更新这位归隐的杰女都会加以记录以便日后对比,这导致了她在规则方面的无比权威。

“天香又被改了?”

意料之中,乔家二小姐的能力原本就强大到可怕,跟各式令牌和其他人配合更可以组出逆天效果。

听到她的话小乔妹子蹦跶着跑过来向她抱怨,“是呀是呀,好处是不会再被甘兴霸那家伙吐槽成姑苏慕容家的了……不过坏处是现在我自己都算不明白……”

噗。

听到 姑苏慕容 这几个字黄月英隐晦的喷了,好在覆在脸上的面纱遮挡了她的表情。

上一次针对天香之术的修正将转移实质性造成的伤害变为转移完整的附加属性的攻击效果,乔家二小姐皱着眉怎么也扭不过长久的习惯,一直到漫画武侠小说双中毒的江东锦帆贼阴阳怪气地补上一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江南姑苏慕容家果然名不虚传”[3]之后才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不过这个槽就此被拆迁办主任记下了,有事无事拿出来念叨两下。

 

曹子孝则终于扬眉吐气,此前被多次吐槽成“睡不醒”“酱油曹”的大魏将军回来了,带着一身新装备——据守!翻面!

……然后曹子桓大袖一挥,再翻回来。

给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一直致力于研究菜谱的大乔姑娘此时若有所思,子桓,你上辈子是煎咸鱼的吧?

刚刚还意气风发端的是要走出太空步来的曹世子脚底一个趔趄。

其他一众武将还没来得及对这个槽表示一下自己想要笑的欲望,紧接着黄月英的连击就到了:嗯,也就是说,曹仁是咸鱼

咸鱼

…………

果然不愧是魔武双修,专精冰法,冷笑话功力已臻化境的资深技术宅黄月英,此话一出,方圆三米内一片寂静。

半晌,曹家二子默默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竖起大拇指,姐,你是这个。

这个故事有一个悲伤的结尾,曹子孝确实摆脱了他之前那些外号,但多了一个更响亮的:咸鱼曹。

 

在这样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勤学好问,盯着FAQ认真做笔记的吕子明疑惑地抓了抓头发,话说这FAQ的长度……是不是短了一点?

 

 

吕蒙真相帝。

某绝世的名侦探正一脸无奈地盯着于吉手里那张被扯下来的FAQ研究,我说妖道你这是干嘛呢,这半张纸上写了什么对你不利的修改结果吗?

自动忽略掉妖道这个词,太平道人一脸高深莫测地指了指一段字:

[Q]于吉蛊惑一种非延时类锦囊,例如【过河拆桥】能否指定贾诩为目标?如果能,无人质疑,翻开是黑色的牌是否还生效?

[A]贾诩不能被黑色的锦囊指定成为目标,于吉在蛊惑时,已经指定贾诩成为了目标,所以该锦囊仍然生效。

啃掉这一段描述的貂蝉揪着发髻上的缎带,然后呢?你想对这一点发表什么看法?这个世界上是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的辩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于吉摇摇头,他贾文和怕群嘲,难道我就不怕了?何况我自古以来就群嘲,搞不好这一下就是压垮骆驼的稻草……文和他现在跟我的吸引仇恨水平差不多我们可以结盟,要是让他知道这个,你觉得他会不会直接反水投诚跟大家一起把我当怪刷?

“麻烦你用陈述句,不然我会下意识的想回应一下。还有……”貂蝉淡定地耸耸肩,“其实这个问题你可以直接问文和,他在你背后。”

于吉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伸出一只手把他从地上拽起来,乱世毒士的声音居高临下,“不会……你信吗?”

……不信。

“而且吧,我不觉得蛊惑之术有什么可怕的……你信吗?”

……这个不能忍。文和你前两天还说低调做人,现在要不要这么低开高走。

于吉毫不掩饰自己对吃饭用的手艺盲目崇拜。

“那要不咱们就比一比,1v1,低调的群雄内部友好交流。”

“现在?”

“好,就现在……貂蝉你来做见证人怎么样?”

绝世的名侦探摸着下巴一脸严肃,这样不好,咱们聚众斗殴……

貂蝉姑娘你说什么?

啊不是,咱们友好交流怎么能仅有我一个见证人,不管谁赢了这说出去也太没说服力了。

乱世的毒士习惯性地一手扶额,貂蝉你只要直接说你唯恐天下不乱就好。

呵呵呵哪有哪有。

绝世的名侦探笑的倾国倾城。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蛊惑完克帷幕。

而贾诩淡定的摇着从年轻的卧龙岗贤士那里借来的扇子,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

 

 

完全不是问题。

“过河拆桥。”“不质疑。”

锦囊为真。

“顺手牵羊。”“质疑。”

贾诩抓牌。

“无中生有。”“不质疑。”

锦囊为真。

“无中生有。”“不质疑。”

锦囊为真。

“无中生有。”“质疑。”

贾诩抓牌。

“五谷丰登。”“不质疑,无懈可击。”“无懈可击。”“质疑。”

贾诩抓牌。

“桃。”“质疑”

贾诩抓牌。

“决斗。”“质疑。”

贾诩抓牌。

“……桃。”“不质疑。”

桃为真。

“桃……”“质疑。”

贾诩抓牌。

………………

太平道人开始觉得不怎么太平了,而围观魏蜀吴群等众则表示压力极大,个别平时吃了太多方便面,防腐剂导致大脑不够用的比如董卓之流开始揉眼睛,而神棍张角则开始试图利用自己头上的天线……哦不,辫子和苍天建立神秘而不可言说的对话。

——哇靠这哥们简直就好像能看透妖道在想什么。

大魏前将军一句感叹,所有人都心有戚戚焉的点头,而后微妙地齐齐转头看向……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

银发的圣光国士感觉自己被各种各样的视线扎成了筛子。

——国士先生你们等会儿考不考虑去验一下DNA?说不定你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哎其实你们的发色就很像嘛。

[Q]郭奉孝不吐槽会死么?

[A]不,会憋昏了。

圣光吕蒙僵硬地抽了抽嘴角,严肃地怀念起自己封神以前的能力,还有那把看起来端的是线条优雅流畅,机括灵敏而富有弹性的诸葛连弩。

当然,这场友好交流有一个相对和平的结局,贾文和很有大将风度地履行了他的诺言——他甚至没有发动可怕的绝杀之术,只是淡定亮出手里的令牌对只剩一点血的于吉友好地表示现在所有的桃子应该都已经用光了现在轮到我行动现在我手里就剩下一个杀现在我赌你那一张牌不是闪。

……你可以试试。

OK不用试了确实不是。贾诩轻松愉快地耸耸肩。

……贾文和你不带这样的,reputation啊!

一生中骗人无数,鲶鱼麦莎都没能把他怎样的妖道于吉一脸懊丧地揪头发,使劲揪。旁边张角看的都觉得自己头皮发麻,我说哥们你别揪了本来就没剩多少根,你还准备再在脑门上揪出一个仁王盾啊。

于吉拿眼皮夹他,你再说风凉话我能把你头上那个引雷的天线拔了你信吗?

不信。

咔嚓,张角质疑失败掉血。

绝世的名侦探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肩,蜗牛君你放弃吧,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贾诩……你以为演食神那。

根据坚守岗位,刚正不阿的裁判貂蝉统计,本次群雄内部友好交流于吉发动蛊惑28次,其中蛊惑真牌10次,假牌18次,贾诩质疑假牌18次,质疑真牌0次,质疑成功率……100%。

准确率令人头皮发麻,美女侦探看着这个结果满脑子就剩下四个字:

祥瑞玉兔。

擅长数据网球,啊不,数据收集的东吴大都督推了推自己的平光眼镜,把计算器按的劈啪作响——没可能啊,这不符合概率啊,何其可怕,何其令人毛骨悚然的第六感啊!

乱世的毒士顶着年轻贤士一双桃花眼里迸射的怨念继续摇着他的扇子,谁说这是第六感了,这是科学,亲爱的玻尔,上帝不掷骰子[4]

江东都督怀疑自己幻听,亲爱的……什么玩意?

贾诩摆了摆手,吐个槽而已,这不重要。

 

张文远此时凑过来一脸的虚心求教,言语之间甚是恭敬,不过很快就被一向因为群雄人少而分外护短的名侦探貂蝉揭穿,“行了别拽文了,你不就想问文和是怎么搞定于吉的么?”

喂……什么叫搞定啊。

乱世的毒士默默地腹诽貂蝉的词语滥用。

“恩恩对呀,文和你到底是怎么搞定于吉的?”偷天妙手张副主任别的毛病没有,就坡下驴的眼色可好使了。

贾文和已经不想去理搞定这个词了,他盯了张辽一会儿,就在大魏前将军后脊梁骨开始发毛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你叫什么?”

“……啊?”

“我问你就答,哪那么多废话。”

“张……辽张文远。”

“所持何技能?”

“……突袭。”

“发动语是?”

“没、没想到吧~”

“很好……昨天张角有个装满了日本爱情动作片的移动硬盘丢了,是你拿的吗?”

“……啊?不,不是。”

“很好,是你拿的,还有同犯吗?甘兴霸?”

“喂,贾文和你……你审犯人哪!我说了不是我……”

“嗯不是甘兴霸……郭奉孝?”

“喂……文和你……”

“喔,也不是郭奉孝,总不会是孟德公吧?”

“文和你差不多得了……”

“我了个去还真是孟德公啊,他这爱好最近越发骨骼清奇了!”贾诩摆出他招牌的一手扶额表情,“貂蝉啊我觉得咱们可以去告诉张角让他去为自己的硬盘讨个说法了。”

“用黑桃讨么?”貂蝉姑娘笑容绝美语气灿烂。

“As he wish。”群雄的军师淡定地摊手。

被人摆了不止一道的张文远赶紧打岔,哎贾文和你怎么个事儿,你干嘛呢这,我问你问题你不回答也就算了干吗挤兑我啊,那溜门撬锁的事儿也不是我乐意干的啊,咱主公那不是……那个爱好么。

第一,不是咱主公是你主公;第二,我以为我已经解释的很明白了。

喂!贾·诩·贾·文·和!这哪儿明白了!

眼看这家伙准备跟貂蝉走人了,大魏的前将军只好拿出他威震逍遥津的气势。

——那我就再说明白一点,文远你撒谎的时候嘴角会向下瘪0.3公分多次眨眼而后目光向上移开同时语速会变快。

冷酷的·三国杀世界最伟大的微表情辨识专家(评判这一标准的貂蝉面对抗议的圣光国士淡定表示他们不带神玩儿)·毒士贾诩贾文和同学转头给了张辽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1] 典出漫画《火影忍者》,是一种强大的瞳术,使用时眼睛会变红,里面冒出勾玉类似物,外观颇似[删除]中国传媒大学[/删除]校徽。

[2]本意指拥有超群的智力和努力,又通常被用于形容对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狂热兴趣并投入大量时间钻研的人。所以俗称发烧友或怪杰。

[3] 典出自金庸名著《天龙八部》。

[4] 此槽来源于玻尔和爱因斯坦关于因果论和量子论的世纪之争,“亲爱的玻尔,上帝不掷骰子。”是爱因斯坦对因果论的自信。当然最终结果是量子论完胜,爱因斯坦的上帝已经死了,这里就不取这个意思了……


筑梦小怪兽-灰仔:

要出门培训一段时间
要好多天不能捏土了
最近几乎每天捏个人
虽然还是做的很简单
但是每天进步一点点
这过程还是很开心哒

百年屠苏:

大三了一直在协会琢磨软件,本来想刻个虐的,可是太久没刻导致描完图转得一塌糊涂,然后退而求其次,还是把线条各种削掉啊,粗啊抖啊,心塞得想折了这块橡皮。

Brant小犬丸:

久别重逢“真的是小卷啊,我果然没有看错。”想象着东堂笑的眯眯眼叫maki酱萌的恨不得满地打滚 maki酱这个称呼也太可爱了^q^依旧是阿色太太的图^q^

TT_才不是套套呢:

“哼唧!宗像不理我了!”

——————————废话————————

白豆腐是用过最软的橡皮没有之一!还有外平+美貌度加成!

头上那个小小的嘲讽脸简直了23333333333

最后一张被同桌说是精神污染_(:з」∠)_